立元集團有限公司

投資界新物種:企投家才是影響中國未來(lái)的“關(guān)鍵先生”
來(lái)源:鋅財經(jīng)   發(fā)布日期:2017-08-22
  鋅財經(jīng)采訪(fǎng)LYVC CEO 鄭圣奇
  “除了充電寶,今年還有什么風(fēng)口?”這是北方創(chuàng )投圈上半年最常用的開(kāi)場(chǎng)白。共享經(jīng)濟火了之后,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和投資機構都妄圖造出下一個(gè)瘋狂標的。
  從“找風(fēng)口”到“造風(fēng)口”,好的故事越來(lái)越少,事故卻越來(lái)越多:江湖流傳,晚到幾小時(shí),投資價(jià)格就會(huì )翻一倍;晚出幾天,盤(pán)子就砸在了手里。
  而在中國南方,浙江企投家們,繼承發(fā)展實(shí)體產(chǎn)業(yè)的同時(shí),也在資本市場(chǎng)開(kāi)疆拓土,用他們的獨特方式進(jìn)入這個(gè)戰場(chǎng)。
  “他們是一個(gè)時(shí)代的自然產(chǎn)物?!?/span>
  徐馳、馮陽(yáng)、鄭圣奇、屠明玨,最大不過(guò)31歲,最小年僅23歲,他們像是異類(lèi),又像新主流,和企投家小伙伴們,影響著(zhù)中國經(jīng)濟的未來(lái)。
往前30年不會(huì )有,往后30年一定是主流
  最近悟空單車(chē)、3Vbike相繼死亡,共享單車(chē)這個(gè)2016年最火的風(fēng)口,和去年資本瘋狂進(jìn)場(chǎng)時(shí),簡(jiǎn)直兩番景象。除了ofo和摩拜兩頭獨角獸尚在廝殺,留下的是各地“本小區禁止共享單車(chē)進(jìn)入”的尷尬橫幅,以及打水漂的數十億投資款。
  “我一個(gè)投行的朋友,之前騎了一輛共享單車(chē),到周邊的農村,用自行車(chē)跟當地農民換了50塊錢(qián)?!盠YVC的鄭圣奇說(shuō),他們圈子里從未看好類(lèi)似模式。
  “它違背了共享的原則,產(chǎn)權的邊界不清晰?!?2年出生的鄭圣奇,已經(jīng)不只看商業(yè)了,他更關(guān)注社會(huì )邊界:“在美國的話(huà),你要在街上亂放東西,肯定是不行的?!?br />   不是不懂風(fēng)口,只是更加精明。鄭圣奇在美國投了一個(gè)共享單車(chē)項目Spin,規避了他認為無(wú)法解決的問(wèn)題,如今項目估值已近3億人民幣。
  2年的時(shí)間,他在硅谷直投了近20個(gè)早期項目,已有公司Medipure馬上要在紐交所上市,并且,沒(méi)有一個(gè)死了。最明星的案例,則是他做LP時(shí)參與的硅谷主流基金,投中了Dropbox、Uber等世界級獨角獸。
  “手速”更快的,則是86年生的徐馳,他在浙江投了50多個(gè)早期項目,僅用了2年。
  投資圈中有不少自帶“風(fēng)口”效應的風(fēng)云人物,投什么,火什么。企投家就不同,以徐馳為例,他的做法,像是“守株待兔”,他甄選團隊的標準則非常簡(jiǎn)單,別太好,中等就夠;別太高調,必須務(wù)實(shí)。
  徐馳不追求高速增長(cháng)?!叭绻@條賽道是可行的,這個(gè)選手是可靠的,那么,這個(gè)團隊穩步往前跑就行了,等到風(fēng)口來(lái)了,我們自然就上去了?!弊鐾顿Y的同時(shí),他還經(jīng)營(yíng)著(zhù)自己的集時(shí)科技。
  “有的富二代,拿錢(qián)到處撒,亂投什么O2O、P2P,亂七八糟的,錢(qián)都收不回來(lái),這是對家庭的不負責?!?strong>94年的,屠明玨認為這不應該。浙江本地不少互聯(lián)網(wǎng)項目在融資時(shí),他都最早得到消息,但是最后出手的寥寥無(wú)幾。
  反面是富二代,正面就成了企投家,鋅財經(jīng)創(chuàng )始人潘越飛說(shuō),這正如硬幣的一體兩面。
  作為新近崛起的群體,他們接手第一代企業(yè)家們積累的家族產(chǎn)業(yè),同時(shí)嘗試投資。一來(lái)豐富產(chǎn)業(yè)生態(tài),用資本縮短產(chǎn)業(yè)擴張的時(shí)間,二來(lái),通過(guò)投資,向外界或是祖輩,證明自己。
  但是,在百倍、千倍回報率的豪賭機會(huì )面前,他們難道真的不心動(dòng)?
和項目談戀愛(ài)那是耍流氓
  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CEO的形象通常有幾樣標配,夢(mèng)想,百倍回報,以及你不投我是你虧的迷之自信。
  當屠明玨遇上這類(lèi)人時(shí),他通常禮貌聽(tīng)完他們的故事,然后請他們快點(diǎn)離開(kāi)。
  “大哥,這個(gè)財還是你發(fā)吧,這錢(qián)你自己賺好了,這么好賺,對不對?!?/span>
  他說(shuō)這個(gè)的時(shí)候,有一種不同于他年紀的世故。在屠明玨眼里,別說(shuō)1000倍,50倍的回報率都已經(jīng)是“天上掉陷阱”的故事。“莫名其妙送我錢(qián),我不敢收?!?/span>
  屠明玨,在杭州被稱(chēng)為“小鋪王”,他家有許多商鋪。收租和物業(yè)增值是主要的現金流來(lái)源,偶爾做些早期項目的投資和二級市場(chǎng)。
  88年生的馮陽(yáng),相對委婉一些,“我投項目真的以謹慎為主,首先判斷這個(gè)項目不會(huì )死,這錢(qián)還拿不拿的回來(lái)?!痹谒磥?lái),以退出為導向的投資,是“只戀愛(ài),不結婚”。從2015年起,他不再跟著(zhù)父親投Pre-IPO項目,開(kāi)始和早期項目“結婚”。
  “有些人是拿別人的錢(qián)做投資,大家的風(fēng)格不同?!彼蠖喔鶕约旱呐袛嗪脱芯?,主動(dòng)去找項目,而不是追風(fēng)口。
  “我們不像王剛那樣做天使,他一票賺十幾個(gè)億存銀行,50個(gè)項目每個(gè)項目交幾百萬(wàn),我安安心心做好一兩項目就好?!笔掷飳?xiě)字樓每年的租金,為他提供相對穩定的現金流支持。
  同樣的,徐馳針對早期項目投資也都是自有資金?!拔覀冏杂匈Y金占比較高,期限可以拉的長(cháng),做長(cháng)線(xiàn)投資?!?br />   “我最可憐的時(shí)候,工資賬號只剩三千美金。我把所有的錢(qián)都投了出去?!痹诿绹J蕩的鄭圣奇,首批基金也都是自己多年存下來(lái)的“奶粉錢(qián)”,賣(mài)了美國的6輛車(chē),還有立元集團的部分借資。立元集團由鄭的父親創(chuàng )辦,市值近千億。
  “一輛車(chē)換一個(gè)項目?!?/span>他說(shuō)按照賬面估值,他手中20多個(gè)項目估值已經(jīng)過(guò)億,而且是美金。
  但賬面估值不等于已經(jīng)賺錢(qián),企投家們深諳此道。因為都是自己的錢(qián),在資金的使用方面就更加小心。
投資界的關(guān)鍵先生
  截止2016年,中國共有獨角獸131家,而新辦企業(yè)超過(guò)百萬(wàn)家。投出獨家獸,好比“買(mǎi)彩票”。
  “基金所投項目的估值總和,是下一支基金能否募資成功的重要背書(shū)。只要投出獨角獸,那就根本不用擔心了?!蹦郴鸸靖呒壨顿Y經(jīng)理告訴鋅財經(jīng),“投出好的案子,盡早獨立門(mén)戶(hù),募自己的基金,做一樣的事情,然后自己掌控最后的Carry,這是常規投資機構中的晉升路徑
  馮陽(yáng)稱(chēng)這種借別人錢(qián)來(lái)玩的方式,是“最理想最好的商業(yè)模式”。
  作為企投家,他們的錢(qián)靠自己獲取,無(wú)法“擊鼓傳花“,更靠讓自己和項目成為利益共同體。
  投資項目的運作成功與否,成了徐馳現階段最容易焦慮的事情,半個(gè)企業(yè)家,半個(gè)投資人,他說(shuō)做投后等于“跟大家一起創(chuàng )業(yè)”。
  “我需要確保一定的控制力,很多企業(yè)我們都是第二大股東,基本上我們都當作是自己做企業(yè)的態(tài)度來(lái)做的?!毙祚Y說(shuō)道,這是在確保他和創(chuàng )業(yè)者的共同利益和共同目標,也是企投家和純投資人有所不同的地方。
  他每個(gè)月都有幾天要被老婆關(guān)在門(mén)外,因為不定時(shí)會(huì )去投的公司參與討論,“有時(shí)會(huì )去晚了,會(huì )被關(guān)在門(mén)外,所以通宵開(kāi)會(huì )倒省了麻煩?!毙祚Y開(kāi)玩笑道。
  這股熱情,在有美國留學(xué)經(jīng)驗的鄭圣奇身上,體現更加明顯。
  Snackoo是鄭圣奇投資的美國創(chuàng )業(yè)公司,公司把中國、亞洲的各種零食通過(guò)跨境電商賣(mài)到美國。
  鄭圣奇最快速度飛到中國,幫忙找供應商,還解決地區政府和海關(guān)之間的“權責利”問(wèn)題,“區政府跟海關(guān)的關(guān)系,不是隸屬關(guān)系,海關(guān)不聽(tīng)他的?!彼a充道。甚至為了節省開(kāi)支,創(chuàng )始人直接就睡在他家的客房。
  當然,這更多也是他和Snackoo的創(chuàng )始人關(guān)系非常近,年紀相仿,價(jià)值觀(guān)相同,“跟所有創(chuàng )始人(投資的項目)都是特別好的朋友,我們和大家(企業(yè)員工)就是一起做事的關(guān)系?!彼v道。
  屠明玨的第一次投資的項目花的時(shí)間就非常長(cháng),貫穿他整個(gè)大學(xué)四年。他從大一開(kāi)始考察一個(gè)VR項目,畢業(yè)后才參與投資,公司從無(wú)到有,見(jiàn)證了專(zhuān)利的申報,業(yè)務(wù)的逐漸增長(cháng),從融資數千萬(wàn)到今年有上億的銷(xiāo)售收入。
  參與所投公司的發(fā)展,像“保姆”一樣做好投后服務(wù),似乎是保證自己的錢(qián)花得心理有數的最直接手段。
  “我定位自己,是一個(gè)小的家族辦公室,對自己進(jìn)行資產(chǎn)配置。別人的財富管理是針對客戶(hù)的,而我,只管自己。”馮陽(yáng)的話(huà)似乎能夠很定義他們的特點(diǎn)和做事的邏輯。
  風(fēng)險投資、股票期貨、大宗物業(yè),在他們的手中,與其說(shuō)是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(gè)籃子里,更像拿一枚雞蛋換了一只會(huì )下蛋的雞。
  屠明玨在采訪(fǎng)中和鋅財經(jīng)分享了一句李嘉誠說(shuō)過(guò)的話(huà),“要先找到穩定有利潤的東西,再去找下一個(gè)有利潤爆發(fā)增長(cháng)的東西?!?/span>
  屠明玨的引用的原話(huà),可能是2015年,李嘉誠對外發(fā)表的親筆長(cháng)文。
  當時(shí)李嘉誠逐漸撤資中國轉戰歐美,到處都是口誅筆伐。在長(cháng)文臨近結尾,他用了一個(gè)詞,叫做安全利潤比,并且強調著(zhù)對他來(lái)說(shuō)很重要。